妻子的生日·重庆科技报数字报
福肖展的家园在东北邂逅一场大雪妻子的生日
第16版:科技生活·副刊
上一版    
肖展的家园
在东北邂逅一场大雪
妻子的生日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05 月 31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岁月印记

妻子的生日

高兴明

  今天,是妻子的生日。朋友们让我在酒桌上说几句话,其实他们是想听听我们的过去。不便推辞,只好给他们讲一段故事。

  昨天晚上,我又梦见了早已经搬迁了的县政府大院里的那栋小木楼。这是一栋专门供单身居住的小木楼,一楼一底,每层分东西各四间,一人一间。楼下住的是大院里的工勤人员,我们楼上住的大多是秘书和计划、人事等部门工作的年轻人。屋里除了一张单人床和一张不知用了多少年的条桌外,就只能放一个洗脸架了。没有洗漱间,上个茅房还得下楼走很远。梦里的小木楼依旧是那样的低矮狭窄又那般的温暖,暮色中一扇扇木窗都开着,一缕缕夕阳爬上窗台往里直窜。一切曾经的记忆都显得那样的凄苦而温馨。只要经历过山区连绵不绝的雨季,那种阴霾,那种灰冷的调子,那种快进入夏季还会让人打寒颤的鬼天气,无不让人百感交集。

  小木楼的顶楼住着两位年轻的女孩子,已名花有主了。西边的中间住着一位从部队转业的小科员,不知道是因为家里穷还是刚转业对部队有种不舍情结,整天都穿着一身草绿色的已经没有了红领章红五星的军装。夜里,大院小池塘的蛙声好像是在不停的呼唤什么,很急促。大院很静了,可中间那间屋子还亮着灯光,那位小科员还在伏案疾书,他在追寻理想的光芒。

  在小科员27岁的那个春夏之交,阳光明媚灿烂,午后的太阳直射下来,让人感觉给全身都注入了正能量。小科员和往常一样,拿着邮递员送来的汇款单,健步如飞地跑到只有一河之隔的邮电局营业部领取稿费。每次去取汇款,那位营业员都用诧异的目光打量着他。久而久之,小科员与那位营业员认识了。

  突然有一天,小科员的屋里来了位客人,就是那位营业员,她说她喜欢这个男人辛酸与无奈的笑容。那个男人也说了,他说有三个问题要先说清楚,免得到时候说骗她。他说他是一个孝子,对父母姊妹必须孝顺,百善孝为先。其次,他说他生在乡下,家里很穷,姊妹也多,他是家里的老大,不像你们城里人,长哥如父长嫂如母,今后要一起处理好姊妹之间、妯娌之间的关系。

  小科员和营业员的故事就这样浪漫得如传说中灰姑娘与白马王子的故事,一次邂逅生死相许,走过风雨,走过坎坷。一晃25年过去了,他们吵过、闹过,甚至还打过。事后,小科员说不相信没有吵过架的夫妻会一辈子,牙齿和舌头岂有没碰过的?一辈子的路很长,他不想一个人孤独地行走,他想有个伴儿同行。网上流行一句话很有道理,能牵手时不要并肩,能拥抱时不要牵手。婚姻就是要实实在在过好每一天的日子,学会多理解多包容,有些事情不要丢掉了才想起去珍惜。

  如今,虽然30多年过去了,可我仍然会时常想起那小木楼,它的简陋与宁静,以及它背后的足迹,都铭刻在我的记忆里。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就是我和我的妻子。

  (作者系中国作协会员、重庆市农委副主任)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