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肖展的家园在东北邂逅一场大雪妻子的生日
第16版:科技生活·副刊
上一版    
肖展的家园
在东北邂逅一场大雪
妻子的生日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05 月 31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小说连载

肖展的家园

刘泽安

  嫂子一个人在一楼看电视,手里拿着鞋底在默默地一针一针地纳,本来村庄的很多人已经不用这种鞋底了,可老一辈的人还是喜欢这种厚重又柔和的鞋底,听嫂子唠唠叨叨地说过,只纳这两双鞋底,今后再也不做了,既浪费时间又没多少人用。

  “嫂嫂,我问你一个事。”轻手轻脚走进来的肖展突然张开大嘴巴,声音比平时大了不少。“小冤家,吓死人。”“嫂嫂,我不是故意的。我听你们在说补偿金的事情,是什么补偿金?”

  “你来问这个事?你又不懂。”“你们都认为我不懂,我又不是傻瓜。我只想知道你们说的那个补偿金是什么意思。家里什么事都瞒着我,好像跟我没关系一样。”“肯定与你有关系,你也是家庭中的一员,不过你还真可能不懂这些事情。”“说给我听,知道总比瞒着我好。”

  “我们这个地方的土地有可能要被占用,占用后每家、每个人都有补偿金。”“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们都要成有钱人了。”“那你要站在我和你哥哥这一边,也许能分到更多的钱。”肖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嫂子。肖展也想多分点钱,这样这个家的房子又可以修得更高更宽,五星红旗又能够高高飘扬在咱家的屋顶上了。“你跟你老爸一个样,就迷那个五星红旗。”到这个时候,肖展才知道了事情的一点点来龙去脉,原来事情与他们村庄的土地有关。

  老爸回来后,哥哥一个人进屋去找老爸,没过一会儿就从里面传出肖钦和他老爸吵架的声音。“老爸,你的思想太顽固,这样的机会不多。”“你不要想得美,哪有那么好的事?”“那万一是真的呢,这几年县城附近不是征了好多土地吗?”

  “可我们村庄离县城几公里远,谁会要这片贫瘠的土地,征地怎么可能征到我们村呢?”“听县城里的人说过,我们村庄可能要上一个大项目,户口马上要冻结了,不相信可以去问一问二叔。”“你们不要光打自己的小算盘,一个家庭还有一个家庭的礼数,不要什么都被钱牵着鼻子走。”“老爸,有些事情要抓住机遇,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我晓得,不要你操心。”老爸叫肖展跟他一起去找二叔,问一问是怎么一回事。

  一到二叔家,肖展先去敲门。“二叔,二叔。”肖展一阵子大喊。二叔家根本没人,肖展的老爸却不管不顾,他要在二叔家等下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个明白。一直到了黄昏,二叔才从县城回了家,见着老爸也是醉言醉语。

  “兄弟啊,怎么又喝得醉醺醺的?我知道兄弟是个村干部,有人排着队请你吃饭。”“那倒不是,我一个小小的村干部,并没有好多人请吃饭。”

  “他们为什么都要请你吃饭,你真的没有想过吗?”“我哪里想过那么多。有人请吃饭不是好事吗?”“兄弟,我听村庄里的人说,我们村里的土地有可能被征用,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什么?大哥。你一点消息都不知道?”“你是村干部,村庄里的事情不都是你们说了算。”二叔酒醒了一半,一下子愣了,身上的酒意也被驱散:哦,原来有这个原因,怪不得有那么些人请我吃饭。那些请客吃饭的人都要问我们村里有多少人?人均耕地有多少?村里的户口能不能迁得进来?

  “那就说明可能有这回事。大哥,你这一问,从这段时间的情况来看,真是有可能哦!”肖展挽着二叔的胳膊说:“二叔,二叔,我们就要变成城市里的居民啦!”肖展知道村庄里的土地被全部征用后,农民就要全部转为城市居民。

  二叔被肖展完全摇清醒了,脑袋不再昏沉沉的。肖展和老爸离开二叔的家,走在田埂上,星星一闪一闪地亮出来,老爸想拉儿子的手,肖展却甩脱开,自己向前走着,脑袋里想的都是变成城市居民的事。

  一晃又是好几周,凤凰村并没有什么变化,人们也没有得到更多新的消息,征地的事风言风语地传了一阵子,渐渐的,村庄又恢复了以前的平静。(下期待续)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