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籍院士“追风”来重庆·重庆科技报数字报
日本籍院士“追风”来重庆
第04版:科技新闻·纵深
上一版 下一版  
日本籍院士“追风”来重庆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05 月 31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71岁的田村幸雄,研究建筑抗风半个世纪,如今——
日本籍院士“追风”来重庆

重庆日报记者 张亦筑

    田村幸雄和学生一起观看风洞实验模型。

    在田村幸雄重庆大学的办公室里,摆放着他获得的各种证书和奖章。重庆日报记者 崔力 摄

  人物名片

  田村幸雄,重庆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教授、日本东京工艺大学名誉教授,国际著名风工程专家、国际风工程协会前主席。2014-2017年,作为中组部“外专千人”计划专家任教于北京交通大学,2017年10月受聘为重庆大学全职教授。2017年11月,增选为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

  对田村幸雄来说,做科研最好的动机是爱,对人的爱,对环境的爱,对地球的爱。

  出于对人的爱,他选择研究风,将风灾带来的伤害尽可能降低,让人免遭更多痛苦;出于对环境的爱,他选择研究风对环境造成的不良影响;出于对地球的爱,他选择做风力发电节能研究……因为有爱,所以才能专注于自己的研究对象,而不受其他因素影响,才能把研究坚持下去,持之以恒。

  71岁的田村幸雄,“追风”(追龙卷风)追了半个世纪。

  美国、加拿大、韩国、澳大利亚、中国、马来西亚……“追风”去过的地方太多,以至于具体到过哪些地方,他自己都已记不清楚。

  为啥要“追风”?他说,“追风”的目的,是抗风——为各式各样的建筑进行抗风设计,让它们在风中屹立不倒。

  2017年10月14日,田村正式受聘为重庆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全职教授,开启了全新的重庆“追风”之旅。可是,作为内陆城市的重庆,一年四季刮风少,即使有风也不大,龙卷风更是少之又少,这位“追风”的日本院士,为啥会做这一选择?

  “我研究风,可我没疯,哈哈哈!”近日,田村在接受重庆日报记者采访时,幽默地说。

  在他的成果问世之前

  联合国还没有风灾研究

  “风灾的威力,被低估了。”田村认为。

  风,看似无形,却无处不在。田村说,一提到自然灾害,不少人首先会想到地震、洪水等,风往往被忽略。常年参与世界各地风灾一线调研的他,给出了一个令我们意外的数据:自然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80%都是风灾造成。

  他举了一个例子。“今年是汶川大地震10周年,当年,这场突如其来的灾害,造成当地近7万人失去生命。其实大家都不知道,在这之前的10天,还发生了一场更严重的灾害。”他说,那是2008年5月2日,热带风暴“纳尔吉斯”在缅甸海基岛附近登陆,造成的遇难者多达13万多人。即便有当地民众缺乏抗灾经验的因素,风灾带来的危害之大也可见一斑。

  风是如何摧毁建筑的,多大的风力会带来多大的损失?

  田村表示,有个专业名词叫作“风荷载”,即空气流动对建筑物产生的压力,它与地形、地面粗糙程度、距离地面高度、建筑型态等因素有关。

  本世纪初,他在日本东京工艺大学做研究时,就通过不断实验,建立了建筑风荷载数据库,并根据数据建立数学模型,找到了风力和建筑损坏程度之间的关系,这对实现合理的建筑抗风设计做出了创造性的贡献。在那之前,联合国防灾署都没有关于风灾的研究。

  2009年,在田村的呼吁下,联合国防灾署发起成立了强风关联灾害防治专题小组,由他担任主席,致力于减少风灾带来的危害,为政府部门、研究机构和基层社团提供技术咨询和培训。

  被项目吸引来“追风”

  他每年一半时间在重庆

  2014年,任职于东京工艺大学的田村退休了,作为中组部“外专千人”计划专家,应邀来到中国,加入北京交通大学。

  为什么会选择来中国?

  “从日本到中国,近嘛!我在东京工艺大学还有项目没完,这样来回跑也方便。”田村的幽默,像风一样,无处不在。

  事实上,城市化快速推进的中国,到处都是拥有大型屋盖的建筑,开展建筑防风减灾的技术应用越来越重要,这让田村的诸多研究成果都能有用武之地。

  而他和北京交通大学的合作,早从2009年就已开始。通过开展科研合作和交流,2013年他就已成为该校“风敏感基础设施抗风减灾创新引智基地”学术大师。

  当时和田村合作最紧密的,是同样在该校任职的杨庆山教授,杨庆山在建筑抗风减灾领域也有20多年的研究经验。为此,他们共同发展并完善了抗风减灾理论在大跨空间结构中的应用,找到建筑抗击风力的结构设计方法,如今已成功应用于沈阳南站、厦门高崎国际机场T4航站楼、云南科技馆等重大工程中。

  在北交大任职3年之后,他又选择了加入重庆大学。

  从北京到东京比较近,从重庆到东京却比较远。为何田村会选择这样一条“追风”路线?采访中,记者再次问到这个问题。

  他的回答是:这次选择,并不是以距离来衡量的。

  2017年1月,杨庆山调任重庆大学土木工程学院院长。杨庆山的牵线引荐,是原因之一。不过,对田村吸引力最大的,还是重庆大学风工程·风环境·风资源研究中心项目的启动。

  正在建设的重庆大学风工程·风环境·风资源研究中心,主要将对超高层建筑的抗风防风能力、风力发电等重要领域展开研究,田村正是该中心的发起人之一。重庆大学耗资6000多万元打造的具有全球先进水平的风洞实验室,将是他开展科研的“主阵地”。

  所谓风洞实验,是利用几何相似的原理,将地形、地表物体以缩尺模型放置于风洞中,再以仪器测量模型所受的风力或风速。这样测量出来的结果,与现实的风场观测结果相近,因此是研究风工程问题最常用的方法。

  包括风力发电在内的新能源产业,是重庆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对风力发电装备做技术优化,增强其抗风能力和风力发电效率,让他的研究成果有了很大的产业实践空间。

  资助50余名中国科研人员

  荣获中国政府友谊奖

  如今,在东京工艺大学、北京交通大学和重庆大学,都有田村的办公室。不过,他在重庆待的时间最长,一年算下来大概有半年时间,因此,他的很多“家当”都随他来到重庆,包括在学术生涯中获得的很多奖励。

  在他重庆大学办公室的玻璃柜里,摆放着各种证书和奖章,其中有个青铜材质的奖盘,格外引人注意。

  “这是我获得的第一个奖,是1993年日本建筑学会颁给我的,那时候我才40多岁,获奖之后特别兴奋,这也是我最珍惜的一个奖。”田村介绍,奖盘是个青铜镜的造型,是中国古代常见的器物,而且奖盘的原材料很可能也来自中国,因为日本没有这种材料。“看来我和中国的渊源很深!”

  他说,跟很多年轻人一样,那时的自己,也比较在意奖励,认为这是对自己的认可。可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已越来越不看重这些奖励,更看重奖励背后的成果是否造福于人类社会,更看重这项事业是否后继有人。

  实际上,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田村已经累计资助50余名中国科研人员赴日学习交流,这些年轻学者和学生回国后,很多已成为国内大学的科研骨干。此外,迄今为止,他还担任了我国15所大学的名誉教授、顾问教授或者客座教授,为我国风工程专业人才培养和研究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正因为此,2017年9月,他获得2017年度中国政府友谊奖。这也是对在我国现代化建设中作出突出贡献的外国专家设立的最高荣誉奖项。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