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法救助一朵菊花的凋零(外二首)·重庆科技报数字报
原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鲜衣怒马说我无法救助一朵菊花的凋零(外二首)蓑羽鹤飞越珠峰巴渝山水
第16版:科技生活·艺苑
上一版    
原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
鲜衣怒马说
我无法救助一朵菊花的凋零(外二首)
蓑羽鹤飞越珠峰
巴渝山水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05 月 03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巴渝诗人

我无法救助一朵菊花的凋零(外二首)

石子

  美,被风锈蚀

  香,被雨打折

  给它做一个避雨的棚

  给它点亮增温的碘钨灯

  给它浇水施肥

  一朵菊花我可以这样做

  面对原野的千万朵菊花

  面对那些绝望的眼,可怜的脸

  我心急如焚

  其实,就是一朵菊花

  我也根本无法阻止和救助

  它的凋零

  听祁隆唱《又见山里红》

  一湾情感在流淌。神往

  满河床的瓷在碰撞。清脆

  重重叠叠的绿涂抹满啸啸林涛

  一丛杜鹃在笑

  一树红籽在响

  满山红叶在飘

  山里红,山里红,谁的红颜

  一缕风,枯萎了父母红红的脸

  故乡的山里红中,祁隆

  你是否像我一样

  看见儿时蹑手蹑脚去捕捉的

  那只花蝴蝶

  机翼之下的云朵

  漂浮,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你看我的云根

  努力向下伸着,那看不见的一缕一缕

  都扎在泥土里

  扎在花朵的绣房里,绿叶的相思里

  一朵一朵,我貌似宁静和悠闲

  内心却翻卷着波涛

  我想铺叠成云海,遮住太阳

  我仰望蓝天喊着水的名字

  我孤独地悬浮着

  浩瀚无垠的天空,除了太阳

  只有机翼抚慰过我

  作者简介:石子,本名欧文礼,供职于重庆市璧山区农委。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璧山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诗集《一地阳光》《风中的蓝》和散文集《花醉雨》。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