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宣宗行乐图》:古代皇帝也玩高尔夫球
第13版:科技生活·探索
上一版 下一版  
《明宣宗行乐图》:古代皇帝也玩高尔夫球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05 月 03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探秘考古界的那些“穿越”文物(七)

《明宣宗行乐图》:古代皇帝也玩高尔夫球

伊一

  2016年奥运舞台,中国高尔夫球选手首次出现在奥运会上。中国80后女孩冯珊珊苦战四轮,以274杆、低于标准杆10杆的成绩收获一枚铜牌,实现了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高尔夫球项目奖牌榜上零的突破。冯珊珊的优异成绩,让大家把目光聚焦在了这个现代运动上。然而很多人却不知,在古代其实早已有了高尔夫球这项运动,《明宣宗行乐图》就真实反映了那个时候“捶丸”的盛况。

  最早的高尔夫球运动雏形

  《明宣宗行乐图》描绘了明宣宗的游乐活动,是明代一幅传世的宫廷画作,现收藏于故宫博物院。图中明宣宗拿着一根球棍,瞄准地上一枚小球。看到这一幕,你一定非常吃惊,这不是在打高尔夫球吗?你猜的大致没错,只不过这项运动在中国古时候不叫高尔夫球,而是叫捶丸。

  捶丸,顾名思义,捶者打也,丸者球也,是我国古代球类运动项目之一。它的出现与盛行和唐代的球类活动有密切关系。唐代除了脚踢的蹴鞠、骑马杖击的马球外,还出现了一种拿球杆徒步打的球类游戏,叫做“步打球”。步打球是一种不骑马,徒步持杖打球的球类活动。这种步打球至宋代遂演化出了另一种新型的球类运动,这就是捶丸。

  根据《丸经·集序》中“至宋徽宗、全章宗皆爱捶丸”的记述,可知捶丸形成期的下限至晚在北宋徽宗宣和七年(1125年)。元代时开始在贵族皇室中流行。明代时已经成为了非常流行的运动。上至皇帝大臣,下至三教九流,皆乐此不疲。

  中国的高尔夫球运动主要是由蹴鞠—马球—驴打球—步打球演变而来。在捶丸步入衰落期之后的现代社会,这一运动在中国又迅速发展起来。由此可见,虽然大家公认高尔夫球起源于苏格兰,但是起源于中国的“捶丸”或许是最早的高尔夫球运动雏形。  

  爱玩捶丸的明宣宗

  《明宣宗行乐图》是出自明朝的绘画大师商喜,也是现阶段对宫廷生活进行详尽描绘的仅存佳作之一,《宣宗行乐图》的整个画面由六个部分组成,所绘游乐项目更是令人眼花缭乱,目光所及之处,投壶,弓箭,以及捶丸等活动更是目不暇接,精彩纷呈,在山坡蜿蜒转折处,列为二十多组的骑兵整齐划一地经石桥而过,只见每名骑兵都戴有帽子,与其颜色花纹各异的服侍形成呼应,整体看来统一壮观,颇为规范,骑兵之后则为随侍人员,而在队伍的前方可见一分外壮实的人骑于马上,圆圆的尖顶帽戴于头上,一袭锦衣华服,图案以龙纹为主,尽显其尊贵非凡,此人便是明宣宗朱瞻基了,宣宗朱瞻基其后随于三个侍从,分别怀抱御赐宝剑、弓箭与宣宗常用乐器,准备随时供宣宗把玩,场面之浩大,足以让人望而兴叹。纵观全图,作者为此画面所设定的背景也极为奢华,山石林木,各类珍禽异兽数不胜数,形象活泼生动,放眼望去,绿色盎然。与此同时作者对于画面布局也是极为用心的,各类项目分而绘之,有宣宗带队而行的,有安坐静观蹴鞠比赛的,有亲临捶丸现场的,不同的场景中,宣宗衣着形态也各有不同,这样一来宣宗游玩的主题就极为清晰了,同样的,也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了历史上明宣宗爱射猎的形象。

  细看捶丸图,你可以发现画面中的捶丸与我们现代的一种项目极为相似,这就是高尔夫球。《明宣宗行乐图》所绘捶丸场景,全场共有10个窝,窝边插不同颜色的彩旗,以表示窝与窝的区别。捶丸时,以球入窝为胜,胜则得分。图中所绘的场地面貌,旗、穴及击丸的棒,侍从的位置等,都与《丸经》上所说游戏规则吻合。图中还有人为设置的某些障碍来代替野外山丘等,宣宗用的球杆,一根根分门别类放在特制的球台上,一旁还有两人看守,两人一人捧着一根推杆,等候主子来换杆,类似于现在的“球童”,这些跟现在的高尔夫球运动惊人的相似。  

  跨时空的构图方式  

  明代宫廷绘画以写实性人物画和集人物、场景、动物、山水等元素的帝王行乐图为主流,《明宣宗行乐图》就是这样一幅具有代表性的、具备艺术和历史文献双重价值的宫廷绘画长卷。《明宣宗行乐图》描绘明宣宗在宫廷里的游乐活动,要将同一人物不同时间段的活动情况表现在一幅长卷上,作者通过划分不同部分来表现,各个部分之间通过墙壁、树木假山、大门等隔开,巧妙地将画面分割成六个部分,且各部分能自然关联,成为一体。主角明宣宗在长卷中多次出现,面貌和神态完整统一,但服饰不完全相同,作者展现这些区别来将不同时空的情景巧妙安排在一起,这是中国古典绘画中曾出现过的一种表现方式。

  在明朝之前数百年的南唐李后主时期,顾闳中的名作《韩熙载夜宴图》长卷就是采用这样的表现方式,同一人物的各个不同场景通过屏风、家具等物件巧妙分割,从而共存于同一长卷。明宣宗之后,这种构图和驾驭时空的表现方式在宫廷绘画中就不多见了,一百多年后出现的明《出警图》和《入跸图》两宫廷长卷画作,将万历帝一行出京谒陵的遥远路途景象浓缩于画卷,衬托出整个宫廷仪仗的宏大规模,造型精致、色彩艳丽,但不曾有将同一人物(皇帝)在不同时空的姿态表现于同一画卷上,后来的清代绘画也罕见如《明宣宗行乐图》和《韩熙载夜宴图》式的混合不同时空于一卷的构图表现方式。

  《明宣宗行乐图》长卷中跨时空的独特构图方式和简练、低调质朴的画风,使之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文献价值。

  相关链接

  捶丸和高尔夫球运动的渊源 

  关于捶丸的活动方式和特点,在其盛行不久后即有人进行了总结和研究。宁志斋《丸经》中,追述了捶丸的发展历史,对捶丸活动的场地、器具、竞赛规则以及各种不同的击法和战术等,作了全面系统的总结和记述。

  捶丸最显著的特点是场上设球穴,以杖击球。捶丸的场地,多设在野外。场上设窝,又叫“家”,即小洞;窝边插小旗。 捶丸所用杖,俗称“棒”,有着不同的类形。如“撺棒”“杓棒”“朴棒”“单手”“鹰嘴”等多种,供人在不同条件下选用,打出不同的球。球,又叫“丸,用瘿本制成。瘿本即赘木,又叫树瘤子。这种木头生长不规则,树纤维绞结紧密,十分牢固,久击而不坏。球不可太重,太重则行动迟滞;又不可太轻,轻则飘;以适中为宜。

  比赛时,既可分组,曰“班”,曰“朋”;亦可不分组,各自为战。以参加人数多寡,又分为大会、中会、小会、一朋、单对等。10人、9人为大会,8人、7人为中会,6人、5人为小会,4人、3人为一朋,2人为单对。

  比赛前各到“关牌”处领筹。筹又叫牌,每人5筹。捶丸时,每人三棒,三棒均将球击入窝中才能赢一筹,所赢筹由输家给。根据筹之多少可分为大筹(20)、中筹(15),小筹(10)。比赛以先得以上各数为胜。  

  此外,还有一系列惩罚条例:不许换球,不准重捶,犯者本人及同组皆输。不许为他人指示地形,犯者输。借棒与他人,错他人球者为输。替他人击者输双筹。打在窝中用棒拨丸而击者输。如先有人在第二棒时将丸打在窝边,若后来人故意捶丸撞该球者也为输。凡此种种,输方出筹,赠予对方。最后,以得筹多少分胜负。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从技术上讲,捶丸和高尔夫球运动有三大基本特征是相同的。第一,两者都有球洞。捶丸曰窝,高尔夫球曰穴,而且赛场球洞差异并不大。《明宣宗行乐图》中有10个洞,高尔夫球则设9或18个洞;第二,两者都用球杖击球,所用的球杖基本相同;第三,场地选择极为相似。捶丸场地要求以地形有凸、有凹、有峻、有仰、有阻、有妨、有迎、有里、有外、有平的园林为球场,而高尔夫球场也要求有平坦的地形,还要有凹凸粗糙不平地段,再加上沙洼地、水沟等障碍物。从形制上看,捶丸球杖同高尔夫球杖有着惊人的相似。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