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观音岩”,怎不叫人为你向往“人、地、钱”等资源要素被激活
第009版:乡村振兴周刊
上一版 下一版 
“老家·观音岩”,怎不叫人为你向往
“人、地、钱”等资源要素被激活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03 月 15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全市38个村试点“三变”改革一年——
“人、地、钱”等资源要素被激活

本报记者 汤艳娟

  开展农村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农村“三变”改革,是党中央的决策部署。2017年12月,我市选择38个村开展“三变”改革试点。

  一年来,38个试点村立足村情、结合实际、大胆创新,积极探索了“三变+特色产业”“三变+乡村旅游”“三变+集体经济”等发展模式。

  “三变”改革有力激活了“人、地、钱”等资源要素,实现“产业连体”“股权连心”,为全市农村改革探出新路,为乡村振兴注入强劲动力。

  资源变资产——

  3.78万亩耕地入股经营,林地、撂荒地、闲置农房被盘活

  去年,38个“三变”改革试点村共计入股耕地3.78万亩,同时盘活集体林地、草地、水域、四荒地9027亩,闲置撂荒的土地2万余亩,闲置农房等资产535套,集体经营性资产4965万元。

  “一年里,我市累计向试点村投入各类扶持资金达2.8亿元,村均700多万元。”市农业农村委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处处长黄君一介绍,我市还撬动社会资本投入5.2亿元,让7万农民当上了股东。如潼南区柏梓镇梅家村通过“三变”改革,盘活3000亩撂荒土地入股合作社发展蔬菜、小水果等特色产业。去年,合作社年纯收入达105万元,入股农户户均增收1491元。

  通过“三变”改革,我市还培育了一批特色优势产业,催生了农村电商、乡村旅游加快发展,建成茶叶、花椒、柑橘、水果等标准化产业基地8.31万亩,开展农旅融合的8个试点村乡村旅游总产值达4500万元。

  资金变股金——

  38个试点村集体经营性收入均突破10万元

  去年,我市38个试点村率先开展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共清理核实集体资源资产资金7.87亿元,确认集体经济组织成员8.37万人,组建村级集体经济组织38个。通过产业带动、资源开发、服务创收、租赁经营、项目拉动等方式,一年来,“三变”改革有效促进了村集体经济快速发展。

  2018年,38个试点村集体经营性收入均突破10万元。如万州区太安镇凤凰社区引入业主合股联营修建水厂,其中村集体投资64.4万元、占股35%,2018年分红10万元。

  “试点村还创新了农业经营机制。”黄君一说,38个试点村以股权为纽带,将各种资源要素整合,形成龙头企业聚焦发展规划和产品加工、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生产组织和服务、家庭农场和种养大户引领带头、普通农民专注生产、全产业链收益共享的新型农业经营组织形态。

  一年里,38个试点村共引入或培育市场经营主体476个。其中企业87个、合作社100个、家庭农场和种养大户289个。

  如开州区临江镇福德村农民以地入股发展晚熟柑橘2300多亩,由合作社统一土地整治、生产服务、品牌包装、市场营销,具体生产管护则按照30—50亩为一个单元,分包给38个家庭农场组织经营管理。这种经营方式,充分释放了农业基本经营制度“统”的规模优势和“分”的生产效率,形成“小单元、大集群”的经营模式。

  农民变股东——

  7万名股东享受分红8450万元

  据初步统计,2018年,38个试点村的7万名股东,享受分红共计8450万元。

  而这个38个试点村中,有11个贫困村,其中5个是深度贫困村,贫困人口6038人。因此,我市农村“三变”改革试点,还把贫困群众与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等经营主体有机连接起来。

  黄君一介绍,在资产入股和股权量化中,我市重点向贫困人口倾斜,推动贫困农户家家有产业、人人变股东,改变了过去点对点的扶贫模式,探索形成“三变+精准扶贫”的改革路子。

  经统计,试点村的贫困人口共入股耕地4718亩、折价1564万元,其他资产折价入股507万元,经营性资产入股1187万元,财政补助资金股权化改革量化870万元,社会捐赠资金入股897万元,贫困人口人均量化资产达8322元。如按照6%的资产收益回报率算,“三变”改革能为贫困人口每年人均带来499.32元的稳定财产性收入。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