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机变奏曲新闻,爱到深处才幸福《记忆·江北城》江津有条“得胜街”太安鱼我为什么当记者
第015版:副刊
上一版 下一版 
电视机变奏曲
新闻,爱到深处才幸福
《记忆·江北城》
江津有条“得胜街”
太安鱼
我为什么当记者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11 月 09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记者节专题

新闻,爱到深处才幸福

杨清波

  一条40余字的简讯,换来1元钱稿费,买了4袋方便面,吃了两顿。这对在茫茫寒夜中饥渴行走的我,无疑有着巨大的诱惑力。

  那是1982年9月,我在天津大学读书时,于校刊发表了变成铅字的新闻处女作,从此一发不可收。

  从最初发现写作可以改变一天两顿吃“涪陵榨菜+馒头+白开水”的窘境,到骨血里直至灵魂深处深深地爱上,新闻对我的渗透是以核裂变的速度进行的,以至于离开媒体到高校十年了,谈及新闻我依然会激情如初。

  半知我者说,学了核化工那么一个“尖端”专业,最后却成了专业的“叛徒”;真懂我者言,我的大脑里住着一个狂热的无线电迷、尖端技术控,内心深处却萦绕着一个文学和新闻的梦。最终是我的心打败了大脑,大学时就开始了今天人们所谓的“跨界”。

  记者节之际,我站在生命之河的岸边,拾掇那些散落在人生旅途的点滴故事,才惊奇地发现:最深的记忆都离不开新闻,从某种意义上说,新闻早已是我的命。

  一

  依稀记得,《和着青春的旋律》——一篇关于“五四”篝火晚会的新闻特写,是以“童宵”的笔名在《天津大学》校刊上整版发表的。

  那是我和4位小伙伴熬通宵写出来的,“童宵”便是以谐音留下的青春记忆。校刊黄长春老师说“干得漂亮”,便每月开辟一期学生版,从策划到采写都由我们完成。

  当我一人发表化工系报道70余篇,超过其他系三同学发稿总和的时候,推荐我做通讯员的辅导员田永伟老师笑了。他说:“系里让我转告,感谢你对系里的贡献,由于写稿经常熬夜,你上课可以睡觉;只要考试上了50分,系里都会让你过……”

  那一刻,我差点落泪。那一学期,我写出了报告文学《余国琮教授笑了》,将28岁就进入美国科学家名录的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现称院士)余国琮先生的故事通过“三笑”写出来,使一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摆脱美国控制绕道香港回国的爱国知识分子形象跃然纸上。

  该文在《中国化工报》报告文学、散文征文大赛获二等奖后,学弟学妹都问我:你平时都看些什么书啊?

  其实我最初做的是文学梦,所以大量时间都沉浸在诗歌小说散文和文学评论里。当然,我也把大量稿费和周末卖杂志赚的钱拿来买报纸和新闻书籍。

  有一年“五一”节,我到中国人民大学购买了新闻专业的主要书籍,和关于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复印报刊资料。这些,后来都成为我新闻职业生涯最宝贵的养分。

  二

  “请你告诉杨记者,叫他马上停笔,否则我要让他好看!”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已在万州的一家媒体工作了六年。因为一篇题为《悲剧怨谁?》的报道触及到某些真相,同事替我接到了威胁电话。

  其实我大学毕业前就有了去《中国化工报》的意向,因为获奖后就收到了报社副刊部主任曲祚民热情欢迎的信。但后来,我接到的通知却是分到了化工部出版社。其实,这是一家令人艳羡的好单位,但我的最爱却是新闻。

  多次努力无效后,我放弃了多少人渴望的北京户口,回到离家最近的万州做新闻……

  报社总编辑周帆得知我收到威胁电话的事后,严肃地对我说:“从今天起,你上下班必须打的,我给你报销。”语气很重,然后微笑着转身。

  从高笋塘到新城路的家,原本步行10分钟即可,现在必须绕单行一圈打的回去,但这使我感到温暖和感动。后来,我报道中当事人的妹妹来报社找我。领导为保护我,准备谎称我出差了。我得知后经周总同意,直接与之见面了。不是说邪不压正么,如果记者遇事都不敢直面,舆论监督还会有什么力量?

  也是从那时起,我坚定了写监督报道一直用真名的想法。我感到,只要本着对党和人民负责的态度,在党政关注、百姓关心、可以解决的问题上妥善进行,舆论监督同样可以产生良好的正面效应。

  三

  “您好,杨清波吗?你们策划的两会代表委员征集议题活动今晚将在央视《新闻联播》播出……”

  2014年2月28日晚,这时我刚到另一家市级媒体工作不久,央视记者温露在电话里告诉了我这个消息。

  我打开电视,19时08分,主持人李菁的声音响起:“各位观众,两会前夕,重庆市10位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领导告诉我,报社的新闻策划被新闻联播报道,这在重庆媒体还是很难得。那一刻,我的心里格外幸福。有人问:请代表委员值守热线早已有之,为什么你们的策划会被新闻联播报道?我想,区别也许就在于我们是10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委托媒体搭建的平台吧。

  如今,我离开媒体虽已十年,但与新闻的亲密接触从来就没有改变。那些对新闻理想的追逐、那些与同伴们沟通完成的成功实践,如今都已成为给新闻学子授课的极佳案例。

  其实,让学生拥有对新闻爱到深处的幸福感,于今天的我才是最幸福的。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