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机变奏曲新闻,爱到深处才幸福《记忆·江北城》江津有条“得胜街”太安鱼我为什么当记者
第015版:副刊
上一版 下一版 
电视机变奏曲
新闻,爱到深处才幸福
《记忆·江北城》
江津有条“得胜街”
太安鱼
我为什么当记者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11 月 09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与改革开放

电视机变奏曲

周成芳

  夜晚,母亲坐在沙发上看最新热播的电视剧。突然手机响了,她赶紧按了遥控器的暂停键,接完电话又熟练地按ok键继续追剧。她一边看一边发感慨:“现在才方便哟,想看啥电视可以随便选,想啥时候看就啥时候看。”

  母亲的话一下引起了我的共鸣,我不由得回想起那些年看电视的难忘经历。

  上世纪80年代初期,我刚上小学,家里一个远房亲戚谭叔委托我在供销社工作的父亲帮忙,买了一台电视机。那年月,小镇除了供销、学校、文化馆之类的单位,还没哪家私人拥有电视机的。谭叔是开裁缝铺的,算小镇上先富起来的一批人。一台电视机400多元,比我父亲一年的工资还多。

  谭叔家买电视的事,在小镇很快引起轰动,到他家看电视的街坊络绎不绝。

  彼时正在热播香港电视连续剧《霍元甲》,每周六晚播放两集。谭叔家虽说是简陋的木板房,但堂屋面积足足五六十平方米。但每到周末,他们家总十分拥挤。餐桌边、椅子上、板凳上,甚至地板上都挤满了人。

  那台电视机只有14寸,信号靠自带的两根天线接收,荧屏上时不时出现雪花,得用手拧旋钮多变换频道来调整。坐在后面的根本看不清电视图像,他们只得拼命往人缝里钻;正面看不到的,就侧着身子伸长脖子从侧面看;实在看不到的光听声音也觉得开心。

  为让街坊邻居都能有机会过电视瘾,谭叔提议大家每周六轮流看两集,这就意味着只能跳集看。

  尽管如此,街坊们依然很满足,大家见面互相交流,你给我讲昨晚演的一二集内容,我下周告诉你三四集的故事情节。

  因父母和谭叔家关系好,我可享受每周都能看两集的特权。为能占前面的座位,我每次都得提前去他家等候。那时电视机只能接收四川电视台和万县地区电视台的节目,我连两个频道的广告词都背得滚瓜烂熟。

  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人们的生活水平得到了些许改善,镇上买电视的人家多了起来。但我家电视机一直空缺,父母说两个哥哥刚上大学,家里经济紧张,想看电视的时候,让我去隔壁二叔家,二叔家没人时,我就去三爷爷家看。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已经上了初中,父母才花了700多元买回来一台17寸的黑白电视机。这下好了,看电视再也不用走东家串西家了。那一年,我们一家人第一次坐在自家的电视机前收看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韦唯演唱的《爱的奉献》至今仍让我记忆犹新。

  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期,市场上遥控彩色电视机已经铺天盖地。两位哥哥都在城里工作了,我考上了大学,家里也翻修了楼房,黑白电视正式被束之高阁,换上了21寸的长虹彩色电视。信号接收由普通天线变成了有线,可遥控换台,电视画面五颜六色,清晰度也高,40多个频道在父母的手中随意变换。电视机放在客厅的橱窗上,父母特意将客厅水泥地板铺上了彩色磁砖。

  2008年,老家的房屋拆迁,我在县城创办了自己的企业,并购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电梯房。母亲特意买了一台30寸的高清彩色电视机作为贺礼。这台电视机屏幕大,画面、音质也更为清晰,100多个电视频道总让我们目不暇接。

  2015年,我们在城郊某高品质小区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大房子,硕大的客厅正中墙壁上,挂着一台60寸纯平数字高清大屏幕超薄的液晶电视。这下节目资源更丰富了,可以想看啥就选啥,还可以像电脑一样搜索。

  近四十年来,我经历了家里的电视从无到有,从小英寸到大屏幕,从黑白到彩色……“电视机变奏曲”印证了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取得的跨越式发展,我们的日子越过越亮堂。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