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党对科技事业领导 描绘科技强国蓝图为科技事业发展提供坚强政治保证教育部与西南大学共建的教育立法研究基地揭牌“糠箩箩”是这样变成“米箩箩”的“您拨打的机主已被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全挂子”是怎样炼成的合川试点“村民说事”制度让基层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住渝全国政协委员为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立法建言整村一体化推进产业发展
第002版:要闻
上一版 下一版 
坚持党对科技事业领导 描绘科技强国蓝图
为科技事业发展提供坚强政治保证
教育部与西南大学共建的教育立法研究基地揭牌
“糠箩箩”是这样变成“米箩箩”的
“您拨打的机主已被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全挂子”是怎样炼成的
合川试点“村民说事”制度让基层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住渝全国政协委员为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立法建言
整村一体化推进产业发展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06 月 03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德润巴渝·新时代重庆人
巫山县下庄村地处大山深处,村主任毛相林带领村民开凿“天路”,种植柑橘,改造房屋,发展旅游——
“糠箩箩”是这样变成“米箩箩”的

本报记者 左黎韵

    崇山峻岭中修筑的下庄路。(本报资料图片)

    下庄村主任毛相林和身后已成规模的柑橘园。

  “老刘,你今年产业发展得怎么样哟。”

  “毛主任,你就放心吧,这个月柑橘已经挂果,我正在加强病虫害防治。”

  5月中旬的巫山县竹贤乡下庄村,已有了初夏的气息。这几天,村委会主任毛相林忙着走村串户,搜集村情民意,为接受国家脱贫攻坚验收做准备。

  在下庄村,毛相林被称为“当代愚公”。20年前,他带领山民在绝壁上凿出了一条“天路”。路通后,他又带领村民发展柑橘,实现增收脱贫。村民们说,是毛主任让下庄村从一个“糠箩箩”变成了“米箩箩”。

  历时7年

  在悬崖上凿出“天路”

  下庄村地处秦巴山区腹地,是巫山县最偏远的几个村镇之一。“下庄像口井,井有万丈深。”正如当地的一首歌谣中描述的那样,下庄坐落于一个巨大的天坑之中,四面被海拔高于千米的险峻大山包围。20多年前,这里不通公路,从村里到乡场要手脚并用,翻过一道落差上千米的悬崖。

  1997年,时任下庄村支书的毛相林从县里的村干部培训班学习归来,坐在海拔1300米的山崖上,望着天坑中的下庄,心里腾起了修公路的打算。可当他说出自己的计划时,村中反对声却不少:一方面修路要钱,可村里拿不出;另一方面,村里的青壮年都外出务工,缺乏劳动力。

  可毛相林铁了心,“不修路,我们就会永远穷,修了路,我们就有希望过上好日子!”毛相林这番话,让村民们沉默了。几个月后,乡亲们从微薄的收入中省下钱来,凑了3000多元交给毛相林,作为修路资金;同时,毛相林也以个人名义向信用社贷款1万多元用于修路。下庄村民终于鼓足勇气,第一次向大山、向闭塞、向贫穷发出挑战。

  由于大部分路段要在悬崖绝壁上开凿,十分艰难,所以这条路一修就是7年。毛相林告诉重庆日报记者,为了修路,村里前后一共有6位村民献出了生命,但这并没有动摇下庄人修路的决心。在毛相林的带领下,村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修路队伍。2004年,他们终于在悬崖上凿出了一条宽约2米、全长7.9公里的毛坯路。从此,下庄不再是与世隔绝的小山村,与外界的交流逐渐多起来。

  发展柑橘

  全村贫困户脱贫

  毛相林明白,修路只是第一步,下庄村要改变落后面貌,还得发展产业。一次,他到巫山县曲尺乡学习考察,发现当地的柑橘长势喜人,果农一年收入就有好几万元;而下庄也拥有适宜发展柑橘的条件。可村里老年人多,提起产业发展,大家的热情并不高。

  “何不吸引年轻人返乡,做好示范带头作用?”毛相林心里盘算着。那时,他的儿子毛连军正在外地打工,每个月收入有3000多元。在父亲的多次动员下,2012年,毛连军放弃了外地优渥的工资待遇,返回下庄村,成为村里第一个规模种植柑橘树的人。

  “第一年,我一共种了10亩柑橘;3年后,柑橘树陆续挂果,亩产3000斤。”但毛连军也有担忧,他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因为道路没有硬化,一旦遇到连日阴雨,路滑坡陡,柑橘无法运出村,只能烂在地里。

  2015年底,新一轮脱贫攻坚战打响。改造和硬化这条公路的时机来了。毛相林四处奔波,终于向县里争取到了公路改造资金。

  路窄了,扩宽;弯急了,取直……毛相林与村民们还一起轮锹挥锄,给施工队打下手。2017年,一条约4.5米宽的硬化路竣工,第一辆大卡车终于开进了村里。

  去年,得益于交通的改善,村里的柑橘热卖,村民们尝到增收的甜头。刘恒保便是其中之一。几年前,在毛连军的带动下,他种植了3亩柑橘。去年,他家的柑橘还未成熟时,就被外地的几个大客户预订了。“因为品相好,口感正,我家的柑橘每斤收购价在5元以上。除去成本,一年能挣5万余元,比种玉米、土豆划算多了。”刘恒保自豪地说。

  而今,下庄村共种植柑橘650亩。村里还成立了专业合作社,对柑橘实行统一管护、统一销售。 2017年底,下庄村64户贫困户全部脱贫,全村人均年纯收入8000余元,比20年前增长了4倍。

  改造民房

  大力发展乡村旅游

  近年来,毛相林还带头实行房屋改造,为发展乡村旅游做准备,“这几年,下庄村的名声越来越大,许多城里人都慕名前来寻访下庄‘天路’,感受下庄精神,这为发展乡村旅游创造了条件。”

  今年50岁的杨亨兴曾是村里的“危房户+贫困户”,他和妻子常年患病,唯一的女儿已远嫁外地。夫妻俩居住在一栋土墙房里,房屋因为年久失修,墙面已出现裂痕,屋顶开了好几处“天窗”。

  “农村危房改造由政府补助一部分,村民自筹一部分,可我实在拿不出钱修房子,看着好多村民都住上了新房子,心里别提有多羡慕。”杨亨兴感慨道。去年,村里不但为他和妻子办理了低保和大病救助,以保障他们的基本生活,还想办法解决他的住房问题。

  今年初,毛相林以发展下庄旅游为契机,向县旅游局争取到扶持资金,对下庄村的房屋进行改造,杨亨兴的老房子被纳入改造范围,再加上危旧房改造补助,他家没花一分钱就建起了一栋两层楼的新房。“下一步,我们将响应毛主任的倡议,把新房子打造成乡村民宿,接待外地游客。”杨亨兴高兴地说。

  像杨亨兴这样,几年间,下庄村已完成了全村120多户村民的房屋改造。

  目前,由县旅游局牵头,下庄村正大力发展乡村旅游,计划用3年时间,打造成为一个乡村旅游目的地和民宿体验接待点。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