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成清和他的“能人转包联营责任制”·重庆日报数字报
肖成清和他的“能人转包联营责任制”在电力一线工作18年 韦斌巡的线可绕赤道三圈集体经济强了 “股份农民”乐了
第005版:推动重庆各项事业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上一版 下一版 
肖成清和他的“能人转包联营责任制”
在电力一线工作18年 韦斌巡的线可绕赤道三圈
集体经济强了 “股份农民”乐了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05 月 07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新时代的奋斗者

肖成清和他的“能人转包联营责任制”
—— 一位桑蚕产业业主23年的土地流转经营探索
本报首席记者 彭瑜 记者 陈薪颖

    肖成清在查看桑葚长势。记者 彭瑜 摄  

  4月3日,江津区吴滩镇花厅村,肖成清的桑园绿油油一片,满树的桑葚还有十来天就可以采摘了。23年实践,一路走来,肖成清的土地流转经营探索路并不轻松——

  140万元买来教训

  肖成清他是土生土长的吴滩人,从当农田基本建设专业队队长、村支部书记,到后来担任乡长和乡党委书记,再到后来辞去公职,他一直都扑在抓桑蚕产业上。

  1995年,肖成清调到原江津市蚕种场任场长、书记,主导投资20余万元,在吴滩镇的建良村承包了62.3亩土地发展桑园。

  “规模上去了,但管理出现了问题。”肖成清总结,一是用工不稳定,需要大量劳动力时,村民却顾着忙自己的田地。二是人多了,管理难度大,标准化种植落实不到位。

  这60多亩桑园,勉强经营了4年,最后亏了60万元,土地租金一直拖到2009年才付清。

  2002年,肖成清停薪留职,在江津区龙门镇承包了80亩地搞桑蚕产业。这一次,他给务工的农民每人每天除了20元工资,还要发一包烟。肖成清说,待遇提高了,但农民的种植积极性和劳动成效却未提高。到2012年,他又亏了整整80万元。

  “两次一共亏了140万元,这让我思考失败的原因。”肖成清说,土地流转易,但种植规模上去后,如何提高农民的劳动积极性,如何落实技术标准成了难题。

  280亩基地3户农民搞定

  2014年,江津区林业局力推桑树新品种“秋茗”良种繁育与示范推广项目,已辞去公职的肖成清在老家吴滩镇花厅村流转了280亩土地,承接了这个项目。

  这一次,肖成清不再直接面对务工农民,而是将280亩土地化整为零,以一个劳动力50亩左右的规模转包给农民。转包土地的农民不但不支付承包款,还能领到每亩一年785元的生产管理费用和基本工资,桑蚕产生效益后还可以参与利润分成。肖成清说,“转包的农民自己去组织生产,我负责技术指导、农资供应、产品销售等。”

  肖成清给要转包土地的农民提了四个条件:一是身体健康、年龄在40岁左右;二是有文化、有劳力,吃得苦,懂技术,能管理;三是家里有两个以上劳动力,能长期坚持在家耕种;四是能很好地落实肖成清的种植理念和技术操作。在肖成清眼里,符合这些条件的农民都是能人。按此标准,肖成清将280亩土地转包给了3户7个能人。

  “没有‘第一桶金’、没有技术、没有经验,一样可以创业。”承包人何松向重庆日报记者展示了与肖成清签订的《基地建设管护协议》。他介绍,从松土、施肥、除草、治虫、抗旱、修枝、采果等,都有详细的操过规程和要求,每项技术实施的人力工资都标明了具体金额,“按照协议,我们照章执行就可以了。”

  重庆日报记者仔细翻阅了这份协议,确实规定得很细。比如松土,要求每年11月至12月30日深翻一次,深度7寸,土地平整、四周沟通、水畅、无杂草……

  组建产业“盈亏共同体”

  “能人转包联营责任制成功与否,关键看收益。”肖成清认为,只要自己与能人们组建产业“盈亏共同体”,探索合理的收益分配机制,保障和不断增加能人们的收益,就能增强他们的主人翁意识,提高劳动积极性。

  为此,肖成清提出,在不影响桑园主要农作物生长的同时,可以兼种蔬菜,蔬菜收益全部归转包的能人所有;二是养蚕的收益按市场价格计算的70%归能人,30%归肖成清;桑葚投产后,收益的20%归能人,80%归肖成清。

  “收益有了保障,能人就有了生产管理积极性,肖成清就有更多精力来研究产业技术,进行产品研发、品牌打造、市场探索。”江津区林业局负责人介绍,肖成清与一位老中医交流得知,长期饮桑茶可能导致腹泻,而枳壳能解决这一问题,便又有了新想法。

  “桑茶套种枳壳的方案很快通过了西南大学专家的论证。枳壳收益80%的归我,20%归能人。”肖成清介绍,每年5月下旬,桑葚采摘、春蚕喂养结束后,就进行夏伐修枝,此时正好有利于枳壳生长;待7月枳壳采摘结束,桑茶又长了起来,既可以养蚕、又可以做秋茗桑茶,互不影响。

  去年,肖成清的桑园桑葚产量达5万多斤,今年将达到7万斤。肖成清还建起了桑葚酒酿造生产线,当年产酒3.8万斤。

  3年多的探索,肖成清的280亩桑园形成了“桑茶+枳壳+桑葚+蚕茧+桑葚酒”的生产经营模式。去年,桑园全产业链总产值达435万元,3户7个能人的收益占比超过30%。

  承包桑园的陈克顺告诉重庆日报记者,他养蚕收入3万元、枳壳收益2.5万元、桑葚创收6.72万元,加上夫妻二人3.6万元基本工资,夫妻二人全年承包收益达12.82万元。

  现在,肖成清又在江津区石蟆镇流转了近1200亩土地,按照”能人转包联营责任制”的方式,转包给了9户16个能人。

  记者手记>>>

  打造升级版“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彭瑜

  肖成清说,“能人转包联营责任制”不是什么创新举措,最多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升级版。他的实践告诉我们,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流转土地发展产业,切不能把农民只当作雇佣劳动力,更不能认为他们与土地流转后的产业生产经营无关。

  在产业化发展过程中,只有尊重农民的主体地位、提升他们的劳动技能、共享产业化发展带来的收益,产业发展的各项资源才能得到长期保障,产业标准化生产才能得到有效实施,产业才能健康发展。

  肖成清的“能人转包联营责任制”,将能人集聚到产业化发展中,充分激发了他们的劳动热情。从“统”的层面,解决了这些能人想创业但在资金、技术、土地、物资、加工、市场等方面不足的问题,从“分”的层面,又有效地把农民组织起来进行生产,解决了土地规模化经营中的“抓大管不到小”的短板。

  “能人转包联营责任制”的生动实践,不但保证了产业的健康发展,带动了农民致富,也可为乡村振兴战略培育了更多经营管理人才和有技术的产业工人。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